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《如梦晋阳》正式亮相 水上起舞 月光下恍然如梦

发布日期:2022-01-01 15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月6日晚,晋阳湖大型水上实景演艺《如梦晋阳》要正式亮相了。作为近日备受瞩目的演出项目,围绕在该剧身上的“谜团”实在是太多太多了。6月2日,演出临近之时,记者走进该剧组,了解台前幕后的故事,见证《如梦晋阳》团队一路走来的完美蜕变。

  如果你有机会到现场欣赏首场演出,肯定会为其震撼的炫目效果所折服,但如果你没“抢”到票,那么不妨在山西晚报记者们的带领下,提前感受一下吧。

  在晋阳湖剧场一侧,有一栋小二楼,那是演职人员工作的地方,不过确切地说,那也是《如梦晋阳》演出团队和幕后工作人员的“家”。从4月底进场筹备开始,大家都早出晚归,每天收工就到了午夜2点以后。

  步入这个“家”,让人很有紧张感。你随处可以见到倒计时牌——“距离《如梦晋阳》正式演出倒计时2天!”每个工作人员都是小跑前进。其实,这只是幕后工作人员的状态,到了演员们的候场区域,那才如战场一般。大厅中央堆放着大型的道具,有晋祠铁人、凤凰等造型,看起来很有气魄,而道具师们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道具的整修和维护。一名道具师告诉山西晚报记者,“剧中的道具多达200多件,其中有32件大型道具。这几天彩排就和正式演出一样,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检查道具,看看有没有破损,哪些需要调整,力求首演时完美亮相。”

  虽说《如梦晋阳》在水幕中表演只有50分钟,但幕后服务者达百人以上。每个部门都自成体系,随时待命。你瞧,在服装间里,服装师们的工作就是修补演出服,比如上面的珠花、铆钉掉了,都要及时缝制上去。“从观众席到舞台中央相隔一百米,再加上夜晚昏暗,观众怎么能看到衣服上有这些小毛病?”面对山西晚报记者提出的问题,服装师说了,“可是演员知道,我们知道啊!如果不及时修正,小毛病会成为大毛病。再加上一个小小的破损就会影响演员的表演,这会影响整台演出质量。”

  从道具组到服装组,再到化妆组,这些幕后的工作人员留给山西晚报记者的第一印象就是追求完美,在他们看来,只要是涉及到演出,绝对没有事大事小一说,凡事就要做到极致和完美,这样才能对得起观众。

  大家都知道,舞蹈演员苦,尤其是在练习各种高难度的舞段时,是对人类身体极限的一种挑战。作为享誉国内的知名舞团,山西艺术职业学院的山西华晋舞剧团,凭借舞剧《一把酸枣》《粉墨春秋》南征北战,锻炼了一支优秀的舞蹈队伍,但此次接受《如梦晋阳》的演出活动后才发现,这是一场有别于舞台剧的演出,充满未知和挑战,甚至暗藏危险。

  在候场区域,山西华晋舞剧团党委书记刘文正在有条不紊地布置当晚的排练事项,从今年1月份接到排练任务开始,他已陪伴演员们度过无数个不眠之夜。“我们是1月份接到演出任务的,大家都知道是户外的实景演出,可具体在什么环境中演,需要配合什么样的舞美、道具等等,都不清楚。”今年4月底,华晋舞剧团进驻晋阳湖剧场,面对偌大的晋阳湖,演员们都蒙了,这要怎么演呢?从观众席上望去,那是碧波荡漾的一池湖水,却暗藏玄机,演出的舞台距离水面仅有5—6厘米,这就意味着舞蹈演员们需要在水中翩翩起舞。

  水中起舞,浪花四溅,是不是听起来很美?其实不然。摆在演员们面前的最大困难有两个,寒冷、湿滑。“因为第一次接触水中舞蹈,演员们跳舞时一不小心脚下就会打滑。再加上晚上演出视线不好,相继有演员在彩排时落入水中,危险性极大。今年天气比较反常,大家在水中一练就是一晚上,经常被冻得瑟瑟发抖。”为了表演效果,晋阳湖内安装了很多喷泉,再加上水幕效果,演员们只要站在舞台上,不出几分钟,身上就全被湖水打湿了,“5月初,那简直是最难熬的时候。身上是湿漉漉的,还刮着大风,最后演员们就穿着羽绒服套着雨衣演出,这应该是舞团成立以来,最有挑战性的一场演出了。”作为舞团的“大家长”,提起这些过往,刘文的言语中满是心疼。探班当晚,室外温度已经高达27摄氏度,人们穿着短袖,可刚刚从水面舞台返回后台的群演们,却赶紧披上了薄棉衣,抱起暖手炉。

  演出虽苦,但在山西晚报记者采访过程中,没有一个演员叫苦叫累。就像剧中群演,山西艺术职业学院2016级舞蹈专业的侯欢说的那样,“这是太原市的首个实景演出项目,我们能够参演,特别自豪,我爸妈也以我为傲呢。不管什么样的舞台,能站在那里就是胜利,我很高兴自己能为梦想坚持。”

  除了在水中舞蹈之外,《如梦晋阳》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,就是在尾声阶段,男主角会登上高达80多米的升降舞台,蕴意着从古时的晋阳城穿越到现代的龙城大都市。此时的男主角就像导游和引领者一样,需要从容不迫地带领观众走进现代,走入未来。剧中,演员攀升的过程,是通过吊威亚来实现的,所以大家打趣地称,这是一场“跋山涉水”的演出。

  吊威亚的演员名叫白常亮,舞台上的他很是大胆,通过吊威亚“漫步”在空中,缓缓登上升降舞台的顶端。在接受山西晚报记者采访时,他却很腼腆,因为威亚的钢丝绳需要拴在他的腰部和大腿根部,部位比较隐私,再加上每天吊2个小时威亚,大腿根处都磨出了很多水泡,他却从没好意思跟任何人谈起。“刚开始都挺难的。尤其是攀爬的那个动作,对演员的软开度要求很高,观众看起来我就是大跨步地在走,其实我走的每一步就跟劈叉一样。”从水面爬到升降舞台最顶端,白常亮基本上要跨50多步,久而久之身上的水泡好了磨,磨了好,一个多月下来磨成了一层层的死皮,用他的话说,“已经百毒不侵了”。

  关于《如梦晋阳》,每个演员都有一部“苦泪史”。第一个从舞台跌入晋阳湖的,就是男主角张飞,幸亏他会游泳及时从水里“逃”了出来;女主角龙若男,在舞台上亮相的时间长达30多分钟,这就意味着一整晚都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在跳舞,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防水设施。

  探班中,山西晚报记者们也捕捉到了太多感人的瞬间。化妆间里,女演员一边化妆,一边抽空吃口饭;排练厅,男演员们穿着雨鞋席地而卧,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,等导演组一号令就要迅速进入“备战状态”;演出结束后,群演们湿漉漉的裙子,和裙摆处豆大的水滴,滴在地板上像是一曲鸣奏曲;那个被演员们戏称为“晒鞋会”的房间里,永远摆放着的都是一双双被打湿的舞鞋,两个大功率的风扇在不停地工作着……

  你看到的,是光鲜亮丽的演出,耀眼夺目的剧目,但看不到的,则是一批又一批文化工作者的贡献。这是他们对艺术的热爱,更是对《如梦晋阳》的热爱——因为,它讲述的是太原建城2500年的历史故事,那是属于龙城人的文化自信。(记者 孙轶琼 摄影:马立明)

Power by DedeCms